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母亲攻略守则】(01)【作者:一江云】
【母亲攻略守则】(01)【作者:一江云】
字数:6045
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第一章:开始

  自从迷上色情网站之后我整个人都变得沸腾了起来,通俗点就是二十四小时精虫上脑,女同学女邻居女老师但凡是女的我都会看两眼,数学老师交给我的三点一线被我运用到这上面,胸部两点到女人阴部求捷径,那肯定是小妹妹了。
  单身狗的后果就是看见一条母狗都是清秀的,当然我是不可能去日狗的,阿三的本事我学不来,但并不妨碍我日常撸管来缓解自身压力。都说撸前淫如魔,撸后圣如佛,可我从戒色吧里出来后发现似乎根本就不管用的,只要那个念头一起瞬间就硬了。

  我没经历过苍老师统治的年代,可某道和热不热的剧情片带给我难以忘怀的童年,从此以后爱上了一个叫近亲相奸的题材,并且难以自拔。成熟女人的肉体比稚嫩的女孩所带来的冲击力更大,闻妈妈换下的内衣内裤,用舌尖去体会内裤裆部密封一天所产生浓郁的腥臊味道,成年女性下体的分泌物是填补我欲火的良药,粗栗的舌头刮了一遍又一遍,混杂着汗味甚至白带尿液的内裤被我最终嘬的湿漉漉的一干二净——这就是我的童年。

  小孩子的鸡鸡射不出东西来的,我也不懂撸管,只通过和床单内衣的摩擦来产生令人神往的快感,直到有一天突如其来喷涌而出的灰白色粘稠液体染了妈妈一内裤,惊慌失措的我赶忙把这块小布藏起来,现在看来想想也觉得可爱。
  之后的日子简单又复杂起来,简单是随着年纪长大我接触了外面更多的精粹糟粕,花花绿绿的世界给我带来不小的改变。复杂是我依旧不变的内心,我开始把欲望的恶魔深深镇压在心底,多么不堪回首的过去,多么强烈痛苦的罪恶感。
  对于像我这种宅男来说,我宁愿把自己埋在家里的卫生纸中精尽而亡,也不愿去某些特殊场所发泄。这几乎是所有在日常生活孤僻宅男门的综合征,不敢不愿,不管是什么原因最终还是控制住我们出门的脚步,像我不成疯便成魔。
  于是今年高二放假这段假期,我终于把目光投向我的母亲,这个依然风姿绰约的女人,幼时尘封的恶念被我不经意释放出来,妈,我要操你。

  多么禁忌的话题啊,这种见光死的东西本就不容于世,俄狄浦斯情节让我有了行动准则。平生从来没有动力的我第一次萌发可当年打通幕府的渴望,现实版的真人攻略行动,没有一丝风险的游戏,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母亲是我的猎物,真刺激。

  游戏攻略的目标人物都是有介绍的,我也啰嗦陈述一下我的老妈,40岁的女人保养的好和三十岁没什么区别的,我个人还没重口到连老女人也下手,就算她是我妈。身高一米六五小胸小屁股,真的是很娇小的身材,披肩长发都到腰间了,这算是每个女人都羡慕的东西,其护理过程也就我妈忍受的了,这个固执的女人谁都别想改变她的意志。

  其实补充一下,放在正常女人身上的胸部在我妈身上其实也不算小,以我从小看大的感觉握上去顶多C罩杯,水滴形的乳房很养眼,挺起来蛮有食欲的,每次看她换胸衣都有扑上去好好吸一吸的冲动。

  至于乳头很健康的深红色,她和我爸几乎很少走性生活的,老爸常年在外基本我初中以后每年就回两三次家,每次最多也就待四五天,甚至有时连这都是难以企及的奢望,所以我不信我妈不渴望一次完美的性爱,在这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岁数,能憋的住,但绝对不是很舒服。

  老妈在我身旁最多露过上身,她换胸罩从来不避讳我的,往下就是白皙的小腹,虽说我是宫外孕剖腹产,可老妈后期保养的好几乎看不出来。不过下半身就没能如愿了,以前偷偷扒着门缝看过,我妈估计就是大鲍鱼吧,毛倒是乌压压挺茂盛的。

  介绍就马马虎虎这样吧,那就开始我的计划吧,说什么都是虚的,把这个四十岁的女人压在挂着他们结婚照下面的床上才是实际的。

  我妈是在国企上班的,工作也不算累日常打卡签到就是盖章,这份工作是我妈的朋友给她介绍的,一个曾经追求过她得男人,对此我爸好像根本不在意,我暗自猜测绝对不是我表面所看到这么简单,不过只要不妨碍的计划就行。

  「妈,什么时候回来啊」我打通电话试探着问道,「今天可能晚点,小风不用等妈妈了,今天单位和一个大客户有个单子要谈,不用担心」电话另一头的女人关切的赶紧回话。语气有些激动也有点惊喜,是啊,从来不给她打电话的儿子居然破天荒的询问她的下班时间,对于女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大惊喜,殊不知打电话的人心里藏匿的险恶用心。

  「那,妈妈我等你回来」我想了想决定就此挂断,缓进急战慢慢来。「嗯嗯,好的小风,拜拜」

  「拜拜」嘟嘟嘟…

  挂断电话我在手机的记事本上写下:攻略母亲第一步,通过日常的关心慰问,语言行动感化母亲,为下一步行动做铺垫,心灵攻势开始!

  九点多钟我听到防盗门有响动,不用想一定是老妈,果不其然当我抢先开门把有些醉意熏熏的老妈掺在沙发上时,嘴角勾起一道贱贱的笑,妈妈你这只咬人的兔子就等着跳进我精心为您准备的,病名为爱的囚笼吧。

  「喝点解酒汤,来」我把早已准备好的热汤一口一口味道有些迷糊的妈妈嘴里,「衣服来,胳膊,好嘞,慢点」我轻轻帮妈妈把黑色制服脱了下来。

  啧啧啧,一头青丝遮住半边由于酒醉而显得风情万种的鹅脸蛋,微微阖着的美目有些迷茫,红的妖艳的小嘴随着高低起伏的胸部吐着气。脱掉外套只剩下敞开领口的格子白衬衫,修长的天鹅颈和稍许露出的精致锁骨让我还是不由自主耸了耸脖子,重重的把口水吞咽下去,盈盈一握的小腰细的和十七八的小姑娘似的,老妈呦,您这是不经意的色诱是要死人的啊,虽然这幅场景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出现不知多少次,但像今天这样大胆的仔细观摩还是头一次。

  李风加油,为了计划,为了明天一定不要为此时的小便宜而丢了大局。我闭住眼深深吸了口气,把老妈的套裙脱了下来,里面的安全裤让色心不死的我有些失望,不过偷偷在蜷缩着的大腿上隔着黑丝狠狠摸了几把,差点爽的我射了,强忍着顶的生疼的裤裆帮她擦了擦脸,赶紧把人抱回卧室去。

  恋恋不舍的看着床上半醒半睡的尤物我咬咬牙关上门,他喵的,今日的面子我一定找回来,到时候,哼哼。浴室里闻闻手上还带着老妈的一丝香味,用力的撸了几下胯下硬的发痛的家伙,我安慰道:兄弟你放心,老哥迟早请你吃肉,吃大餐。

  再一睁眼已是早上六点,想想预定的计划我不慌不忙的穿上大裤衩子行动起来,做早饭是第一步。桌子上摆上我做的皮蛋瘦肉粥,培根,还有昨天就预备好小笼包,一大堆看着丰富其实不多的早餐,老妈这才姗姗而来,宿醉初醒的她很显然大吃一惊。

  「哼哼哼,臭小子,今天居然这么勤快,是不是有什么阴谋?」

  套着白色维尼熊大体恤的老妈吸了吸鼻子,趿拉着粉色兔子拖鞋就过来了,「老实交代是不是,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计划」美眸一瞪没有丝毫威严只有数不尽的可爱风情,奈何早些年妈妈在我心里留下的女强人阴影依然吓了我一条。
  「这不是怕妈妈您累着嘛,每天这么忙,单位里的业务繁忙还要日常陪同客户,嘿嘿嘿,从今天起我包揽一切,亲爱的女王陛下愿您青春永驻,您的骑士为您效忠」说完我还行了个不伦不类的骑士礼引得老妈前仰后合。

  笑归笑您倒是把领口按一下好伐,低头瞬间就看见了里面的诱人宝物,我眉头黑线忍不住一挑,这个不自觉的女人太随便太可恶了。

  吃了早饭日常的大呼小叫就开始了,以前我也不起来只等老妈做好饭才吃,吃完我也什么都不管,现在我可是有计划的人。清洗了碗筷后我就开始坐在沙发欣赏家里的美人。也不知道是粗心大意还是根本就不防备我,堪堪盖过大腿的体恤里面只穿着一条蓝色胖次,虽说我是你儿子但归根结底我更是一个血气方刚得男人好吧,当然这更符合我的计划。

  两条大长腿不时从眼前经过,偶尔弯腰的瞬间露出圆鼓鼓的小屁股,我也翘起二郎腿视若不见,没办法硬的实在是难受啊。

  「小风,你看这件好看不?」

  「还有这件,才买的新款唉,小风你说穿那个好?」

  「其实我觉得这件也不赖嘛,小风快帮妈妈看看!」

  …

  对于以往我说不得早就烦了,但现在的我是如此兴奋,我像深山里的老猎户一样耐心的等待着,从裙子到上衣我绞尽脑汁帮妈妈陈述着我的搭配理念,很显然老妈对于我的配合非常满意,尤其是女人不会拒绝任何一个男人的赞美,这一刻我不是什么人只是她的男朋友,我倾听妈妈对我娓娓诉说,偶尔穿插一些我的看法和意见。

  这似乎很成功,但还远远不够,都说通向女人的捷径是阴道,那我竭尽全力把鸡巴伸到口上才行。色情小说里的熟母都是假的编的,没有哪个母亲会容忍儿子做出违背现实伦理的事,包括我老妈也一样,所以我要她心甘情愿的的躺在我身下娇淫,用我的鸡巴狠狠干她的小屁股,倾听她如泣如诉的咿咿呀呀,灵欲结合才是王道,更别说小说里的迷奸强暴之类的,有什么快感可言,暴力的性产生的爱远远没有心灵共鸣上的性爱牢固。

  「那,老妈就,走啦!」

  妈妈穿上恨天高站在我面前比了比身高,抽了抽琼鼻打算转身,「那美丽尊贵的女皇陛下晚上我几点等您?」

  我不留痕迹的轻轻搂住老妈的腰打趣的问道,儿子搂妈很正常不是吗?
  「嗯,今天一定能早早赶回来,小风拜拜」

  「拜拜妈妈」妈妈嘎蹬嘎蹬消失在门口,我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闻着空气里依稀还存在的香气,玩味的看向敞开得浴室门。

  昨天老妈醉酒回来是我给她脱的衣服扶她回的卧室,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洗昨天换下的衣服对不对?进入浴室果然不出我所料,揭开属于老妈的衣服娄不是她的衣服还能是谁?黑外套,黑套裙,白衬衫,紫色的镂空胸衣,还有我最爱的紫色的蕾丝小内内,呼!我长出了一口气翻出里面皱巴巴的一面按在脸上用力吸可口气,真香啊,那个男人不爱这个味道,我发狂的把上面昨天的残留物舔的干干净净,甚至挂在边上的一个曲曲的毛毛都被我嘬了好几遍。

  这条小胖次陪伴了老妈一整天,上面的汗液尿液阴部的分泌物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腥臊,呼,真甜真变态,我苦笑的把弄得湿哒哒的内裤继续团成原样,真够憋屈的。继续嗅嗅老妈的胸衣,我把这两样和静静躺在里面的黑丝拿出来,打算回卧室撸一管,可就是这不经意的一提我的心不禁咯噔一下。

  灰白色的斑痕?不止一处?把手里的内衣内裤放在洗手台上,我拿起老妈的黑丝一闻整个人楞在原地,浴室里滴答滴答的水滴声有节奏的回响在这个不大的空间里,我的心乱了,仿佛失去了什么,这是精液的味道,虽然很淡但我一定不会猜错。

  难道老妈昨天和别人?不会的,我摇摇头自己肯定的推倒这个理论,老妈不是那样的人,昨天回来也没发现她衣衫不整的痕迹。或许她回来之前已经清洗过了,那也不可能的,内裤里留下的痕迹不像是擦拭过精液的。想起刚才在我的行为,我打胃里涌起一阵恶心,我擦,干吐了几声我转念一想,昨天老妈的神情不像是装出来的,今天也没有丝毫违和的地方,奶奶的。

  心情骤然失落的我顿时没了心情,把衣物重新放回衣娄里,沉重的回到卧室,妈妈怎么会出轨,就算出轨那人选会是谁呢?管人事的吴主任?和妈妈认识的那个贱胖子?这老东西女儿都嫁人了还贼心不死,有一次单位聚餐喝酒后一直死盯着老妈屁股看,可不像啊。

  难不成是当初追求妈妈的那个家伙?从来都是笑眯眯的阳光暖男嫌疑最大,可我记忆里从没有见过他和妈妈一块过,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貌似还是妈妈的领导,连工作都是他给妈妈介绍的,可着实找不出一点可能联系到一块的线索,靠。
  我他喵刚制定好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?老爸常年不在家和那些女人们鬼混,我身边只有老妈一个人默默照顾我,我不能容忍有人夺走她,眼前闪过老妈被其他人压在身下折磨的场景,脸上无助哭诉的呻吟,双手无力的支撑着上身,高高翘起的臀部被男人狠狠拍打撞击的画面,不,我绝不允许这一切发生,绝不。
  电脑显示器上清晰的倒映着我恐怖狰狞的脸,我的脚步必须要加快,不能再等了迟则生变,打开手机写到第二步:和母亲产生非情爱的肉体接触,通过按摩捏脚松懈她的防备,找到丝袜上残留的精斑。

  计划不能出错,我也不会放弃,这样就败了未免也太蠢了,攻略母亲的计划怎么能少了反派角色,想到这里我心情好了一点攻略攻略就得有难度,不然未免太平淡了不是?

  打开电脑找到一个非常隐秘的色情论坛——我沉迷欲望的罪魁祸首,不过我发现我似乎更爱它了,这是我走向成熟的标志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。性虐,恋母,近亲,乱伦,丝袜控,萝莉控…等等等你能想得到的它全有,和其他色情网站不一样的是,他是由朋友推荐才能进入,而且是由五名以上核心成员全票通过才行,几万人的论坛几乎全是周边各省市的人。安全,交流,放纵是我们的宗旨,而带我进来的人就是我的铁哥们——黄建明。

  「老黄在不在,在不在,在不在?」

  我连着打了几条发过去,论坛独有的私人聊天室彻底隔绝被暴露的可能性。
  「大早上发疯啊,有屁快放,你大爷的」叮咚一声论坛的私信信息响了起来。
  「给我发一个可以控制监听别人手机的软件,而且带定位这种多功能那种,最好功能越多越好」我不假思索的回过去,我真的不能想象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,只有知道真相的我才能彻底放心。

  「过去了,你收一下,咱们论坛大牛做的一个脚本,但是有一个缺点就是你必须在要控制的人手机上手操一下,然后就OK了,脚本回自己模拟伪装,刷机什么都没用,一个字,稳,你想在她手机干什么就干什么,摄像头也能开嘿嘿嘿,你懂的」着贱人回过来的信息让我眼前一亮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,有了这个我就能查看老妈的QQ微信的聊天内容,彻底掌握老妈的一切,只待一个合适的机会在老妈手机上接收住。

  「那就这样吧,贱人回见」心事有了解决的盼头,我长喘了一口气,重重倒在靠椅上。

  「卧槽,你个吃完饭打厨子的混蛋,李风你个碧池,靠」

  关上聊天室我无趣的刷新着论坛里男人门的丰功伟绩,新刷出的一组图吸引了我眼球,[新上手的熟女,嫩不嫩你们说了算],题目倒是不起眼,点开下面的组图我不由得一呆,见惯了黑紫色,乍一看这么水嫩确实令人咽口水。

  女人应该是不太情愿,脸上带着口罩头埋在枕头里,圆润光滑的臀部白白水水,阴户光溜溜的一眼看出是被人刮过,两片小鲍鱼撑开一个小指大小的洞,粉色肉褶吐出一丝白白的精液,真是个尤物,过三十的女人无论是身体还是其他原因,色素一旦积累就是天天保养也不见得色泽多纯,楼主手气不错,我叹了口气。
  剩下的几张无非是在女人抗拒的情况下拍的,其中有一张女人像是在哭,也不知道被楼主抓住什么把柄了,可惜了。看看楼下的狼崽子们,不在乎一水的羡慕嫉妒恨,恭维楼主的同时说不得能得到此女的身份信息,如此佳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我都生出些许渴望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